• <xmp id="qegom"><menu id="qegom"></menu>
  • <menu id="qegom"></menu>
    <menu id="qegom"></menu>
  • 所在位置: 首頁 > 法院資訊 > 典型案例發布
    最高人民法院發布行政機關負責人出庭應訴典型案例
    • 來源:最高人民法院
    • 發布時間:2021-07-29 10:06:44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行政機關負責人出庭應訴若干問題的規定》實施一年來,各地法院深入貫徹司法解釋規定,大力推動行政機關負責人出庭應訴工作,實質性化解了大量行政糾紛,積累了許多寶貴的經驗,取得了良好的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最高人民法院從全國范圍擷選了一批行政機關負責人出庭應訴典型案例公開發布,供各地在執行中參考。

      目  錄

      1.北京富寧經貿有限責任公司寧夏特產連鎖超市訴北京市東城區市場監督管理局行政處罰決定及北京市東城區人民政府行政復議案;

      2.江蘇中廈集團有限公司訴黑龍江省大慶市讓胡路區人民政府住房和城鄉建設局行政處罰案;

      3.王某某訴吉林省白山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行政確認案;

      4.畢某某訴內蒙古自治區寧城縣市場監督管理局行政處罰案;

      5.蔡某某訴山東省泗水縣人民政府土地征收案;

      6.湖北省京山昌盛園林有限公司訴湖北省京山市人民政府、湖北省京山市新市鎮人民政府行政賠償案;

      7.沈某某訴浙江省寧波市奉化區綜合行政執法局政府信息公開案;

      8.衢州金宏建設工程有限公司訴浙江省衢州市社會保險事業管理局行政給付案;

      9.張家港保稅區潤發勞動服務有限公司訴江蘇省無錫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行政確認系列案;

      10.發得順實業(深圳)有限公司訴廣東省佛山市禪城區人民政府房屋征收補償決定及廣東省佛山市人民政府行政復議案;

      11.彭某某等40人訴福建省福安市人民政府等四單位強制拆除行為案;

      12.旬陽縣潤農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訴陜西省旬陽縣住房和城鄉建設局行政行為違法及行政賠償系列案;

      13.鄒某某等17人訴重慶綠島新區管理委員會行政協議五案;

      14.王某某訴云南省保山市自然資源和規劃局限期拆除決定及云南省保山市人民政府行政復議案;

      15.貴州省遵義縣巾英鐵廠訴貴州省遵義市人民政府行政征收補償案。

      一、北京富寧經貿有限責任公司寧夏特產連鎖超市訴北京市東城區市場監督管理局行政處罰決定及北京市東城區人民政府行政復議案

      基本案情

      北京市東城區市場監督管理局(以下簡稱東城市場監管局)收到消費者投訴舉報,反映其在北京富寧經貿有限責任公司寧夏特產連鎖超市(以下簡稱富寧公司)購買的某品牌不同年份的兩款葡萄酒標簽上未標注生產商相關信息和警示語等。東城市場監管局經檢查,認定富寧公司出售的預包裝產品存在經營標簽不符合食品安全法相關規定的違法行為,于2019年6月10日作出行政處罰決定,對富寧公司處以罰款和沒收違法所得共計113,954元。富寧公司認為處罰決定適用法律錯誤,處罰過重,向北京市東城區人民政府(以下簡稱東城區政府)申請行政復議。東城區政府經復議審查維持了處罰決定。富寧公司認為產品標簽存在的問題非經銷商過錯,不應作高限處罰,遂向北京市東城區人民法院(以下簡稱東城區法院)提起行政訴訟,請求撤銷被訴行政處罰決定中關于對富寧公司因銷售的“巴格斯酒莊特級赤霞珠葡萄酒”2011、“巴格斯酒莊特級赤霞珠葡萄酒”2016不符合標簽規定作出的處罰部分及被訴行政復議決定。

      出庭應訴情況

      因案涉食品安全且罰沒金額較大,處罰定性和幅度準確與否對原告的正常經營產生影響,對民族地方特色食品的規范化生產經營也將帶來示范效應,東城區法院建議被告負責人以實質解決爭議為目標出庭應訴,同時積極促成生產商參加訴訟。東城區法院提出建議后,東城區副區長、東城市場監管局局長作為行政機關負責人出庭應訴。東城區法院將本案庭審確立為年度庭審公開示范庭,由分管副院長擔任審判長,東城區屬行政機關法制部門負責人及區市場監管局執法人員共90余人旁聽了庭審。庭審中,東城區副區長在最后陳述中表示:“感謝當事人選擇行政復議作為救濟途徑,本人作為行政機關負責人出庭應訴,既是以實際行動落實法律義務,也體現了區政府努力優化營商環境的決心。東城區政府將秉持法治就是最好的營商環境的理念,不斷提高行政機關執法水平,推動構建保護公平競爭的市場秩序,暢通市場主體的利益表達渠道,努力營造首都功能核心區良好的法治化營商環境?!睎|城市場監管局局長表示:“此次公開庭審是一次難得而生動的法制教育課,對規范食品行政執法起到了積極的引領作用,今后要避免機械執法,主動結合生產實際,確保罰責相當?!蓖徍?,兩位行政機關負責人專門與第三人生產廠商法定代表人就市場監管工作中相關問題進行了深入交流。經過庭審和庭后充分交換意見,各方當事人對案件爭議問題的解決達成共識,原告申請撤訴。

      典型意義

      本案最終案結事了,充分展示了行政機關負責人出庭應訴制度的效能:一是溝通效能。東城區法院以當事人之間充分溝通為目標,努力讓利益相關方全部參加訴訟并實際出庭,面對面交流,消除了隔閡和認識誤區,達成了爭議解決的共識。同時,加強了行政機關和行政相對人對人民法院審理工作的理解和信任;二是示范效能。東城區法院提前建議行政機關負責人出庭就實質性解決爭議發表意見,打破以往行政機關被動應訴的藩籬,促進行政機關在庭前應訴準備中更加深入審視行政行為合法性,從自身工作不足中尋求爭議化解的契合點,從而促進執法工作水平的提升,同時帶動行政機關負責人轉變理念,主動出庭、出好庭;三是教育效能。本案同時作為行政執法人員的法制公開課,市場監管局局長的出庭發言,對規范食品行政執法起到了積極引領作用。政府副區長的出庭應訴,對政府職能部門深入推進依法行政、加強法治政府建設發揮了良好示范作用。

      二、江蘇中廈集團有限公司訴黑龍江省大慶市讓胡路區人民政府住房和城鄉建設局行政處罰案

      基本案情

      江蘇中廈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夏公司)具體施工涉案工程并于2013年竣工,同年業主陸續入住。2015年底,部分業主向黑龍江省大慶市讓胡路區人民政府住房和城鄉建設局(以下簡稱讓胡路區住建局)投訴涉案房屋存在墻體裂縫等質量問題。讓胡路區住建局于2017年8月11日對中廈公司作出行政處罰決定,處以工程合同價款1218.15萬元的4%(合計487,260元)罰款,中廈公司不服,提起行政訴訟。一審判決駁回訴訟請求后,中廈公司向黑龍江省大慶市中級人民法院(以下簡稱大慶中院)提起上訴。

      出庭應訴情況

      房屋建設質量關乎民生,直接影響人民群眾的生命財產安全。涉案行政爭議引發之后,人民法院與行政機關均高度重視,大慶中院由院長擔任審判長主審案件,讓胡路區住建局局長及相關負責人全程參與行政應訴活動。庭審前,讓胡路區住建局局長、副局長專題研究案件材料,深入了解案件事實、證據及法律依據,充分做好各項應訴準備工作。庭審中,局長、副局長全程積極參與,認真傾聽行政相對人的請求和理由,緊緊圍繞爭議焦點,有理有據地發表答辯意見、質證意見及辯論意見,詳細闡述、充分證明被訴行政處罰的合法性與合理性。大慶市市直機關及各縣(區)的主管法治工作領導、法治部門負責人共計50余人旁聽庭審。庭審還啟用了科技法庭智能庭審系統,運用即時視頻、音頻網絡通訊進行網絡直播,黑龍江省電視臺、大慶市電視臺、《大慶日報》《大慶晚報》《都市生活報》等多家新聞媒體進行宣傳報道。

      典型意義

      被訴行政機關負責人,包括行政機關的正職、副職負責人。正職負責人與副職負責人同時出庭的,由正職負責人履行出庭負責人職責,副職負責人履行訴訟代理人職責,可以充分體現被訴行政機關對行政爭議的高度重視,以及化解矛盾的真心誠意。本案中,讓胡路區住建局局長、副局長全程參與行政應訴過程,在充分做好應訴準備工作的基礎上,嚴格規范參加庭審活動,“出庭且出聲”“出庭出效果”,表明讓胡路區住建局的負責人具有較強的法治意識,對法律尊崇敬畏,勇于接受法律監督。同時,大慶中院合理利用現代科學技術,使庭審更加公開透明,并取得了良好的社會反響,發揮出庭審功能的最大化,實現了庭審效果的最優化。

      三、王某某訴吉林省白山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行政確認案

      基本案情

      王某某1988年8月5日被原吉林省渾江市勞動局招收為集體所有制工人,并安排在八道江煤礦綜合經營公司工作,崗位工種類別等級為井下一類工種登鉤。2010年4月16日,王某某與八道江煤礦綜合經營公司解除勞動關系。2019年3月王某某向吉林省白山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以下簡稱白山市人社局)申請特殊工種退休。白山市人社局對王某某同單位其他人員檔案進行抽樣后,經比對發現王某某檔案中部分材料記載方式、蓋章部門等存在不一致等情形,遂以此為由作出不批準王某某提前退休的《特殊工種提前退休核準告知書》。王某某不服訴至法院,一審判決撤銷被訴行政行為。白山市人社局向吉林省白山市中級人民法院(以下簡稱白山中院)提起上訴。

      出庭應訴情況

      白山市人社局分管退休審批的副局長在二審程序中,作為行政機關負責人參加訴訟。庭審過程中,出庭負責人認真傾聽行政相對人的訴求,并就實質性解決本案爭議發表意見,表示將于庭后召集單位相關部門人員,與行政相對人共同核對相關原始證據,對其工齡、工種等情況進行重新確認,對與行政相對人情況類似的臨退休工人也將重新進行全面核查。王某某對出庭負責人的態度表示非常感動,將全力配合與支持行政機關的工作。庭審結束后,白山市人社局經核對,認定王某某符合特殊工種退休條件,并為其辦理了相關手續。白山市人社局向白山中院申請撤回上訴,王某某亦申請撤回原審起訴。同時,與王某某情況類似的其他人員,相應問題也得到有效解決。

      典型意義

      行政機關負責人出庭應訴,可以有效消除行政機關與行政相對人之間的分歧與矛盾,贏得人民群眾對政府工作的理解與支持。同時,也可以消除行政機關與人民法院之間的分歧,有利于增加行政機關對審判工作的理解與尊重,使人民法院裁判文書得以切實履行,有效維護政府形象與司法權威。本案中,行政機關一審敗訴后依法提起上訴,表明其對一審法院的判決不理解或不認同。白山市人社局負責人通過參加庭審活動,以及開展庭審結束之后的調查、核實工作,認識到執法工作中存在的問題,并切實采取措施保障人民群眾的合法權益,最終贏得行政相對人的理解與尊重,雙方當事人各自撤回訴訟,并從根源上遏制了大量潛在的行政爭議,解決一案,帶動一片,真正實現案結事了,獲得良好的裁判效果。

      四、畢某某訴內蒙古自治區寧城縣市場監督管理局行政處罰案

      基本案情

      原內蒙古自治區寧城縣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現改名為寧城縣市場監督管理局,以下簡稱原寧城縣藥監局)以寧城縣康壽藥店經營者畢某某從非法渠道購進藥品為由作出行政處罰決定,對畢某某處以警告,沒收違法所得2000元,并處罰款8000元。畢某某不服,向內蒙古自治區寧城縣人民法院(以下簡稱寧城縣法院)提起行政訴訟,認為被訴處罰決定認定事實錯誤、程序違法,請求依法予以撤銷。

      出庭應訴情況

      因涉及藥品安全,直接關乎公眾身體健康,且案件因在專項巡查期間查處而引發社會關注,寧城縣法院在庭審前,積極與原寧城縣藥監局溝通,建議其負責人出庭應訴。原寧城縣藥監局局長出庭應訴,庭審中認真聽取畢某某的訴訟請求及相關情況,積極發表答辯意見與質證意見。庭審結束后,出庭負責人主動向畢某某詢問相關情況,并立即針對案件有關情況開展內部核查。通過行政機關內部會議討論后,原寧城縣藥監局啟動了自我糾錯程序,主動撤銷了對畢某某的處罰決定,同時退還所收罰款和違法所得。畢某某自愿撤回起訴,案件從開庭審理到結案僅僅一周的時間。

      典型意義

      行政機關的正職負責人依法履行出庭應訴職責,合理發揮負責人出庭應訴功能,有利于高效、實質化解行政爭議,減少當事人的維權成本,節約司法資源。本案中,原寧城縣藥監局正職負責人,通過庭審活動與行政相對人進行了良好的溝通,更加全面、準確掌握案件事實,且并未因案件已引發社會關注、公眾壓力較大等而放棄依法行政原則,而是堅守法律底線,以事實為依據,勇于承認執法工作中存在的問題,并及時啟動內部糾錯機制,最終高效化解行政爭議。

      五、蔡某某訴山東省泗水縣人民政府土地征收案

      基本案情

      蔡某某系山東省泗水縣村民,在該村承包土地用于種植果樹。2018年初,因魯南高鐵項目施工,蔡某某承包土地上果樹在未簽訂征地補償協議的情況下被強制清除,蔡某某認為其合法權益受到侵害,提起行政訴訟。經審理,山東省濟寧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決確認山東省泗水縣人民政府(以下簡稱泗水縣政府)征占蔡某某承包地的行政行為違法。泗水縣政府不服,向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以下簡稱山東高院)提起上訴。

      出庭應訴情況

      山東高院公開開庭審理本案,泗水縣政府的出庭負責人到庭參加訴訟。在庭審過程中,出庭負責人認真傾聽行政相對人意見,并積極“出聲”,表示已經了解了行政爭議的根源所在,將與蔡某某積極溝通協商,采取有效措施妥善解決爭議,申請撤回上訴。山東高院舉行了山東省行政機關負責人庭審觀摩活動,以視頻會議的形式進行,在山東高院設主會場,各中級人民法院、基層人民法院設分會場。山東省、市、縣三級萬名行政機關人員共同旁聽本案庭審。庭審結束后,參加觀摩活動的山東省副省長、省委政法委副書記、公安廳廳長對山東省全省行政機關人員強調,做好行政應訴工作是行政機關的法定義務,要嚴格落實行政機關負責人出庭應訴制度,做到“出庭又出聲”。

      典型意義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行政機關負責人出庭應訴若干問題的規定》(以下簡稱《負責人出庭司法解釋》)第十四條規定,人民法院可以通過適當形式將行政機關負責人出庭應訴情況向社會公開,使社會公眾可以參與監督、共同促進行政機關負責人出庭應訴工作,切實發揮出行政機關負責人出庭應訴制度的各項功能。公開的形式,既可以是一份完整的統計、分析報告,也可以是一個個生動的現實案例。本案中,山東高院組織的行政訴訟庭審觀摩活動,是一堂生動而深刻的法治教育課,對于推動行政機關負責人出庭應訴常態化,提高領導干部運用法治思維和法治方法推動改革發展、維護社會穩定的能力,推進全面依法治省向縱深發展具有重要意義,相關經驗和做法值得借鑒。

      六、湖北省京山昌盛園林有限公司訴湖北省京山市人民政府、湖北省京山市新市鎮人民政府行政賠償案

      基本案情

      2012年10月湖北省京山昌盛園林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昌盛公司)從案外人某公司處轉租25畝土地從事花卉苗木經營。2014年,湖北省京山市人民政府(以下簡稱京山市政府)因項目建設需要,需征收涉案土地。2014年5月,昌盛公司及時轉移、清理了地表附著物,完成了搬遷工作。后因賠償款項問題未能協商一致,昌盛公司先提起民事訴訟要求案外人某公司賠償損失,被人民法院判決駁回訴訟請求。2019年5月,昌盛公司以京山市政府、京山市新市鎮人民政府為被告,案外人某公司為第三人向湖北省荊門市中級人民法院(以下簡稱荊門中院)提起行政賠償訴訟。

      出庭應訴情況

      因案涉民營企業合法權益保護,當事人之間的糾紛相對復雜但又具有協調化解的可能,荊門中院組成由院長擔任審判長的合議庭,并書面通知被訴行政機關負責人出庭應訴。京山市市長積極出庭,并在庭審前組織研究、制定行政爭議的初步解決方案。庭審中,京山市市長對昌盛公司因支持京山市發展,按照政府要求主動先行搬遷,保障建設項目如期落地表示感謝,并表示已經研究相應方案支持昌盛公司的合理訴求,希望通過協商方式解決涉案爭議。昌盛公司當庭表示,市長出庭表明京山市政府解決問題的誠意,相信市長發表的相關意見可以落到實處,愿意撤回起訴。昌盛公司之后與京山市政府達成和解,申請撤回起訴。

      典型意義

      被訴行政行為涉及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重大人身、財產權益的,人民法院可以依法通知被訴行政機關負責人出庭應訴。本案中,荊門中院根據行政爭議情況,認為需要行政機關負責人出庭應訴并實際通知,符合負責人出庭應訴制度的相關規定。行政機關領導干部是推進全面依法治國的“關鍵少數”,正職或主要負責人是“關鍵少數”中的“關鍵少數”,在帶頭尊法學法守法用法中,發揮著示范引領作用。本案中,京山市市長積極參與應訴工作,在庭審過程中合理發表意見,行政相對人基于對市長的信任,在實際領取補償待遇前即撤回起訴,充分說明正職負責人出庭應訴對有效化解行政爭議具有極為重要的作用。

      七、沈某某訴浙江省寧波市奉化區綜合行政執法局政府信息公開案

      基本案情

      2017年2月22日,沈某某向浙江省寧波市奉化區人民法院(以下簡稱奉化區法院)提起行政訴訟,請求撤銷浙江省寧波市奉化區綜合行政執法局(以下簡稱奉化區綜合執法局)作出的政府信息公開答復,其訴訟目的是要求公開政府信息獲取相應證據,以解決其房屋征收補償的實質訴求。沈某某對政府信息公開工作及相關法律十分熟悉,因房屋征收補償問題未解決,對行政機關具有較為強烈的不滿情緒。2016至2017年間,沈某某先后向奉化區法院提起十起政府信息公開案件,涉及綜合執法局、自然資源和規劃局、街道辦事處等多個部門。

      出庭應訴情況

      因沈某某頻繁申請政府信息公開,進而申請行政復議、提起行政訴訟,奉化區法院為依法保護行政相對人的合法權益,實質性化解行政爭議,向奉化區綜合執法局發送負責人出庭應訴通知。奉化區綜合執法局委派負責人出庭,且出庭負責人在庭審前已經做好充分準備,全面掌握案件有關情況,準確把握引發行政爭議的真正根源,并在庭審中全程積極發言,對沈某某提出的質疑耐心作出解答,誠懇地認可行政機關存在的問題,承諾依法保護其合法權益,同時也就維權方式的必要性、合理性以及涉案爭議的實質性化解等問題充分闡述意見。經過庭審的充分溝通、交流,沈某某對行政機關的不滿情緒得以有效緩和,并于庭審結束后三日內撤回涉及奉化區綜合執法局的兩起案件,就已立案尚未開庭審理的其余四起案件亦撤回起訴。

      典型意義

      行政機關負責人制度的合理運用以及功能發揮,不僅可以有效緩和行政機關與行政相對人之間的矛盾,也可以增加人民群眾對人民法院與行政機關的信任,從而有利于實質性化解行政爭議。本案中,人民法院主動通知行政機關負責人出庭,出庭負責人全面掌握案情,并與行政相對人進行真誠交流,在堅持依法行政、執法為民的前提下,勇于承認執法工作中存在的問題,同時誠懇、客觀地向行政相對人提出建議,最終促成行政相對人依法、正當、理性地行使訴權,減少了當事人的訴累,節約了行政資源與司法資源。

      八、衢州金宏建設工程有限公司訴浙江省衢州市社會保險事業管理局行政給付案

      基本案情

      2013年9月,衢州金宏建設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金宏公司)為承建的項目繳納了農民工建筑工傷保險費。2014年4月,為該工程承包工地提供勞務的紀某某在上班途中發生本人無責任的交通事故。2015年4月,紀某某以金宏公司等為被告提起民事訴訟,要求參照工傷標準賠償醫療費等共計約310萬元。2017年11月,金宏公司向浙江省衢州市社會保險事業管理局(以下簡稱衢州社保局)提出支付工傷保險待遇申請。該局作出被訴答復稱,金宏公司未按規定提供紀某某參保名單,紀某某的工傷保險關系并未建立,其相關待遇不應由工傷保險基金承擔。金宏公司不服,提起行政訴訟,請求責令衢州社保局支付金宏公司已經賠付的工傷待遇費用687,564元;申請對衢政辦發(2007)155號文件第六條規定進行合法性審查。一、二審法院經審理分別判決駁回了金宏公司的訴訟請求、上訴。金宏公司仍不服,向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以下簡稱浙江高院)申請再審。

      出庭應訴情況

      因本案直接涉及工傷保險領域的重大法律適用問題,以及一并審查規范性文件制度的實施,浙江高院由副院長、資深行政法官組成五人合議庭進行審理,并將本案作為2019年浙江省各級法院與全省各級行政機關開展“旁聽百場庭審”的首場庭審,衢州社保局局長出庭應訴,25家省級行政執法單位的24位分管負責人,46位政策法規負責人,4名省人大代表、省政協委員,共計90余人到庭旁聽。衢州社保局出庭負責人通過庭審前做足功課,庭審中積極回應,庭外主動配合法院進行調解,更深刻地了解再審申請人的實質訴求,最終妥善化解了行政爭議。金宏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當庭表示,通過本案訴訟切實感受到人民法院的司法關懷,以及行政機關為企業排憂解難的真心實意,親身領會到“法治是最好的營商環境”的現實含義。

      典型意義

      緊緊抓住領導干部這一“關鍵少數”,全力推進行政機關負責人出庭應訴,對推動行政審判工作健康發展具有重要意義。本案中,浙江高院通過公開庭審,邀請行政機關的分管領導與法制負責人,以及人大代表、政協委員旁聽,通過生動的負責人出庭應訴案例,展現出庭負責人從“出庭”到“出聲”、“出力”的轉變,引導行政機關增強“以人民為中心”的執法理念,促使行政機關正確理解與執行相關制度,使中央惠民政策真正得到“落地”執行,優化營商法治環境,切實保護行政相對人的合法權益,贏得人民群眾的支持。

      九、張家港保稅區潤發勞動服務有限公司訴江蘇省無錫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行政確認系列案

      基本案情

      杜某某等八人從張家港乘車至無錫涉案工地工作途中,在高速公路上因爆胎導致車輛失控翻滾,發生八人傷亡的交通事故。經交警部門認定,各方當事人均無責任。杜某某等八人以張家港保稅區潤發勞動服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潤發公司)為用人單位分別向江蘇省無錫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以下簡稱無錫人社局)申請工傷認定。無錫人社局經審核后分別作出工傷認定決定,認定八人均為工傷。潤發公司不服,向江蘇省無錫市梁溪區人民法院(以下簡稱梁溪區法院)提起行政訴訟。

      出庭應訴情況

      杜某某等八人的案件基于同一起交通事故引發,但其中有人在救治中死亡,有人超過法定退休年齡,還涉及層層轉包等問題,情況錯綜復雜,一并協調化解行政爭議難度的較大。庭審前,無錫人社局即已確定出庭負責人,且出庭負責人主動跟梁溪區法院取得聯系,就如何合理、高效安排八案開庭審理進行溝通,并提前做好各項庭審準備。庭審中,出庭負責人積極發言,觀點清晰,表述流暢,了解案件事實,熟悉法律適用,展現了較高的專業素養。庭審后,出庭負責人繼續對接梁溪區法院與行政相對人,配合梁溪區法院開展協調化解工作。因涉案項目涉及層層轉包,出庭負責人還專門指定了具體工作人員負責與總包方、分包方、包工頭、受傷職工聯系,關注協調進展,并及時將相關情況反饋給人民法院。歷經三個多月的反復溝通,最終就工傷保險待遇支付達成一致意見,實質性化解了行政爭議和后續民事爭議,使受傷職工能夠及時獲得醫療救助和經濟補償。潤發公司撤回七案起訴及一案上訴。

      典型意義

      負責人出庭應訴,既是行政機關應當履行的職責,也是行政機關依法行使的權利。行政機關可以主動合理運用負責人出庭應訴制度,發揮負責人在實質化解爭議方面的優勢作用,通過積極與行政相對人、人民法院就爭議化解工作進行溝通、交流,可以更好地贏得行政相對人的理解,以及人民法院的支持。本案中,無錫人社局出庭負責人,充分發揮主觀能動性,在訴訟各個環節積極與人民法院、行政相對人進行溝通,并做好庭前準備、出庭出聲,庭后協調等工作,成為搭建在行政機關與行政相對人之間、行政機關與人民法院之間的堅固橋梁。

      十、發得順實業(深圳)有限公司訴廣東省佛山市禪城區人民政府房屋征收補償決定及廣東省佛山市人民政府行政復議案

      基本案情

      發得順實業(深圳)有限公司(港資企業,以下簡稱發得順公司)通過拍賣競買取得涉案房屋,建筑面積552平方米,土地使用權面積581平方米,用途為倉庫。2017年8月,廣東省佛山市禪城區人民政府(以下簡稱禪城區政府)因改擴建市政道路發布了征收決定公告,發得順公司有35平方米土地位于征收紅線范圍內。房屋征收部門經委托評估機構按收益法評估確定涉案房屋市場價值為約147萬元。房屋征收部門與發得順公司經多次協商未能達成征收補償協議,禪城區政府遂作出被訴房屋征收補償決定,對涉案房屋整體征收并按評估價予以補償。發得順公司認為補償價格明顯低于周邊房屋市場交易價格,向廣東省佛山市人民政府(以下簡稱佛山市政府)申請復議。發得順公司在復議被維持后,提起行政訴訟。一審判決駁回發得順公司的訴訟請求。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以下簡稱廣東高院)在二審中協調,當事人之間達成補償和解協議,發得順公司自愿申請撤訴。

      出庭應訴情況

      因本案屬于涉案征收工作中最后一起補償糾紛,對征收工作的順利推進造成重要影響,且涉及港資民營企業合法權益保護,直接關乎營商法治環境,同時法律適用問題存在較大爭議,廣東高院組成由副院長擔任審判長的合議庭,佛山市政府主管副市長,禪城區政府主管副區長均以行政機關負責人身份出庭應訴。庭審中,出庭負責人積極進行答辯、辯論、陳述最后意見,并表達和解化解征收補償糾紛的意愿。庭審后,審判長組織各方當事人勘查現場和進行現場座談協商,耐心辯法析理,分清利弊得失,經過七輪“背靠背”協調,禪城區政府在征得佛山市政府同意后,由房屋征收部門與發得順公司就征收補償問題簽訂了和解協議,給予發得順公司合理補償。發得順公司當日即向廣東高院申請撤訴,最終和解結案。本案庭審被列為廣東省依法治省辦公室組織的“2019年廣東省領導干部和國家工作人員旁聽庭審活動”的示范觀摩庭,200多名省直機關領導干部現場旁聽了庭審,全省各級司法局均開通了同步視頻,組織全體干警觀摩庭審活動,且庭審直播視頻已作為廣東省普法辦公室組織開展的“2019年度學法考試”的必修課程。

      典型意義

      行政機關負責人出庭應訴制度在一審訴訟程序中具有重要作用,在二審等訴訟程序中也具有其獨有優勢。本案中,廣東高院充分準備庭審工作,規范有序開展庭審程序,全面發揮庭審應有的各項功能,積極落實國家機關的普法責任,用實際行動落實“誰執法誰普法”責任制,對增強行政機關的法治意識和提高行政應訴水平具有積極意義。同時,人民法院與行政機關合理地運用行政機關負責人出庭應訴制度,由人民法院積極協調,行政機關負責人積極出庭應訴、參加協調工作,共同努力化解行政爭議,最終在二審程序中實現案結事了,充分展現出行政機關負責人出庭應訴制度優勢。

      十一、彭某某等40人訴福建省福安市人民政府等四單位強制拆除行為案

      基本案情

      彭某某等40人未經規劃行政主管部門審批在福建省福安市城北街道王基嶺地塊建設涉案建筑物。福建省福安市住房和城鄉建設局(以下簡稱福安市住建局)對彭某某等40人作出《責令拆除通知書》。彭某某等40人在期限內未自行拆除,福安市住建局遂作出拆除公告,之后涉案建筑物已被拆除。彭某某等40人認為強制拆除時福建省福安市人民政府、福安市住建局、福安市城北街道辦事處、福安市公安局均有領導在場,遂以該四單位為共同被告向福建省寧德市中級人民法院(以下簡稱寧德中院)提起行政訴訟,請求確認四被告強制拆除地上物的行為違法。寧德中院在查明福安市住建局作出被訴行政行為且未履行法定程序事實的基礎上,判決確認福安市住建局的行為違法,并另行裁定駁回對其他三個行政機關的起訴。

      出庭應訴情況

      因本案人數眾多,且涉及“兩違”清理重點工作,當事人之間的矛盾較深且相對復雜,寧德中院依法受理案件后,決定由分管行政審判工作的副院長擔任審判長,同時向四個被告發送行政機關負責人出庭應訴通知,并邀請人大代表、政協委員旁聽案件審理。四被告均委派負責人出庭應訴,出庭負責人就“兩違”清理工作的政策、安置等問題闡述意見,得到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及旁聽群眾的理解與認同。出庭的福安市副市長當庭表示,將依法保障行政相對人合法權益,積極化解與行政相對人之間的矛盾與糾紛。庭審結束后,寧德中院通過主動召開座談會、“背靠背”協調等方式對行政爭議進行協調,在協調工作確實難以進展的情形下,及時、依法作出判決,并在判后向福安市住建局發送司法建議,指出行政執法存在問題,建議完善執法程序,規范執法行為,依法保護行政相對人的合法權益。

      典型意義

      對于社會高度關注或者可能引發群體性事件的案件,人民法院應當通知行政機關負責人出庭應訴。本案中,原告人數多達40人,且涉及社會公眾關注的“兩違”清理重點工作,寧德中院通知被訴行政機關的負責人出庭,符合負責人出庭應訴制度的要求。寧德中院邀請人大代表、政協委員旁聽案件審理工作,表明人民法院愿意主動接受監督,積極爭取各方力量的支持,共同推進行政審判工作的健康發展。寧德中院多措并舉促進案件協調化解,并就案件審理中反映出的行政執法問題發送司法建議,表明人民法院可以合理運用負責人出庭應訴制度,充分發揮行政審判職能,助推法治政府建設。

      十二、旬陽縣潤農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訴陜西省旬陽縣住房和城鄉建設局行政行為違法及行政賠償系列案

      基本案情

      2010年8月,旬陽縣潤農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潤農公司)通過掛牌方式競得陜西省旬陽縣太極城規劃核心地段一塊宗地面積為122畝的國有建設用地使用權。按照國有土地出讓合同要求,潤農公司在開發建設商住用地同時,依據城建、水利部門規劃設計,必須承擔該宗地范圍內河堤、道路等公益性基礎設施工程建設,并在建成后無償移交給政府。2011年12月,潤農公司基本完成該宗土地河堤的工程建設。此后,因陜西省旬陽縣住房和城鄉建設局(以下簡稱旬陽縣住建局)和潤農公司對該宗地的規劃指標有分歧,旬陽縣住建局一直未對該宗地編制出修建性詳細規劃,導致潤農公司一直未能開發建設。2017年經審定,潤農公司已支出土地出讓金、修建河堤等費用共計7972.83萬元。2016年至2018年間,旬陽縣住建局因拓寬修建河堤道路,占用潤農公司的商住用地17.64畝。2019年2月,潤農公司向陜西省安康鐵路運輸法院(以下簡稱安康鐵路法院)起訴,請求旬陽縣住建局依法履行規劃職責,對涉案宗地作出修建性詳細規劃,同時確認旬陽縣住建局因修路占用其建設用地的行為違法,并賠償其投資損失、延誤開發利潤損失等經濟損失合計近2億元。

      出庭應訴情況

      因案涉地塊位于旬陽縣城區規劃核心地段,潤農公司訴請解決的修建性詳細規劃專業性極強,賠償金額巨大,時間跨度長達九年,涉及土管、規劃、水利等多個行政管理領域,且多個行政行為互相交叉,安康鐵路法院遂在案件審理之初,即與旬陽縣住建局進行有效溝通,并通知其負責人出庭。旬陽縣住建局高度重視,四次開庭審理均指派主管規劃的負責人出庭應訴。庭審中,出庭負責人不僅全面介紹了涉案宗地建設情況,而且對案件涉及的城市規劃、建設項目規劃等專業知識當庭予以充分闡述。此外,案件審理過程中,除主管業務的副職負責人出庭應訴外,旬陽縣住建局局長還全程參與調解、協調工作,并積極聯系旬陽縣縣長和常務副縣長,成立了由縣長親自掛帥,由縣政府辦、縣國土、縣住建、縣財政、縣審計、縣水利等部門組成的聯合工作組,配合人民法院聯動化解,與潤農公司法人代表“面對面”溝通協商。合議庭先后八次奔赴旬陽縣現場勘查,組織十余次協調會議,旬陽縣住建局的正副職負責人均全程參與。本案通過多方一年多的反復協商,最終調解結案,涉案宗地的四起關聯案件全部實質性化解。

      典型意義

      行政機關負責人出庭,有利于人民法院更好地查明案件事實,更加準確地適用法律,尤其是涉及專業性、技術性極強的領域。同時,行政機關除出庭應訴的負責人可以發揮相應作用外,其他負責人尤其是正職負責人也可以積極參與和配合行政應訴工作,共同推進行政爭議的實質化解。本案中,旬陽縣住建局出庭負責人以其對案件情況的熟練掌握和對規劃領域知識的專業解讀,積極主動回應潤農公司的合理訴求,充分展現出政府機關的公信、有為、誠意、擔當,從而有效紓解對立情緒,促進雙方換位思考,理性看待爭議問題。同時,旬陽縣住建局正職負責人積極主動參與爭議化解工作,促成旬陽縣人民政府成立專門工作組,并與人民法院多次溝通案情、研判解決方案,最終促成案件圓滿解決,對合理運用行政機關負責人出庭應訴制度,建立健全行政爭議多元化解機制,具有重要的借鑒意義。

      十三、鄒某某等17人訴重慶綠島新區管理委員會行政協議五案

      基本案情

      2014年,重慶市璧山區修建雙星大道施工時放炮,導致鄒某某的房屋出現開裂等情形成為危房無法居住。同年12月,為保證工程的順利進行,重慶綠島新區管理委員會(以下簡稱綠島新區管委會)、重慶市璧山區人民政府璧泉街道辦事處、重慶市璧山區璧泉街道鷹嘴村村民委員會和鄒某某簽訂協議,約定:各方均認可因雙星大道施工導致鄒某某房屋倒塌,鄒某某領取了施工方給予的一次性經濟補助后自行解決居住問題,直至鄒某某所在社征地時再對原告房屋進行補償安置。鄒某某的涉案房屋隨即被拆除,但直到2018年所在社土地仍未被征收,期間鄒某某一直在外租房居住。與鄒某某相同情況的農戶還有四家,均同時向重慶市沙坪壩區人民法院(以下簡稱沙坪壩區法院)提起行政訴訟。

      出庭應訴情況

      沙坪壩區法院公開合并審理五案,綠島新區管委會正職負責人到庭參加訴訟,并在庭審中有理、有據、有情地發表意見:對原告支持璧山區征收工作的行為表示感謝,對原告多年來一直在外生活的困難表示歉意,并承諾與相關征地部門協調完善征地手續,以租房補貼的方式對原告的實際困難予以解決。原告均表示認同綠島新區管委會負責人誠懇解決事情的態度,同意其提出的方案,待具體方案落實后則撤回起訴。庭審結束后,沙坪壩區法院再次組織協調,雙方當事人就補償問題達成協議,原告申請撤回起訴。

      典型意義

      在涉征地類行政案件中,被訴行政機關負責人到庭參加訴訟,就案件所涉法律法規、相關政策和案件事實等方面與行政相對人進行直接、理性地對話,做到“敢于發聲”和“善于發聲”,由“關鍵少數”針對“關鍵問題”提出切實可行的解決方案,可以有效紓解行政相對人的對立情緒,有利于實質性化解行政爭議。本案中,沙坪壩區法院主動通知綠島新區管委會正職負責人到庭參加訴訟。出庭負責人也切實做到出庭、出聲、出效果,最終五案均以原告主動撤訴結案,充分體現行政機關負責人出庭應訴制度的積極作用。

      十四、王某某訴云南省保山市自然資源和規劃局限期拆除決定及云南省保山市人民政府行政復議案

      基本案情

      王某某作為個體經營者,在與云南省保山市工業園區管委會簽訂優先供地合同后,未取得規劃許可擅自建設11,000平方米鋼結構廠房。云南省保山市自然資源和規劃局(以下簡稱保山市規劃局)經調查認定王某某的涉案廠房緊鄰高速公路,屬于無法采取改正措施消除對規劃影響的情形,遂責令王某某限期拆除,王某某不服向云南省保山市人民政府(以下簡稱保山市政府)申請行政復議,復議維持后,王某某向云南省保山市中級人民法院(以下簡稱保山中院)提起行政訴訟。

      出庭應訴情況

      因本案涉及公民的重大財產權益,同時涉及當地工業園區的管理規范等問題,作出原行政行為的行政機關保山市規劃局正職負責人以及復議機關保山市政府的副職負責人,都主動表示依法出庭應訴。保山市規劃局正職負責人對案件涉及的具體專業性問題進行了解釋說明,并發表了辯論意見,對法律適用問題進行了充分闡述。保山市政府副職負責人針對案件爭議焦點發表辯論意見,準確指出通過案件審理發現政府工作中存在的問題,并對行政復議決定存在的瑕疵向原告道歉,對原告選擇法治方式維權表示敬意,同時分析說明原告主張的權益無法得到法律保護的原因,并建議原告主動拆除違法建筑。庭審結束后,原告申請撤訴。

      典型意義

      有共同被告的行政案件,可以由共同被告協商確定行政機關負責人出庭應訴,也可以由人民法院確定。復議機關作共同被告的行政案件,共同被告之間協商由作出原行政行為的行政機關委派負責人出庭,人民法院一般予以認可。復議機關同時委派負責人出庭應訴的,人民法院應當予以鼓勵與支持,必要時也可以通知共同被告的負責人同時出庭應訴。本案中,共同被告均主動委派負責人出庭,且出庭負責人從不同角度切實發揮重要作用,有助于行政機關認識到執法工作中存在的不足或瑕疵,消除行政相對人的負面情緒,有助于人民群眾提高依法維護合法權益的意識與水平,對推進法治國家、法治政府、法治社會一體建設具有重要意義。

      十五、貴州省遵義縣巾英鐵廠訴貴州省遵義市人民政府行政征收補償案

      基本案情

      貴州省遵義縣巾英鐵廠(以下簡稱巾英鐵廠)的原廠房被征收,貴州省遵義市播州區人民政府(以下簡稱播州區政府)與巾英鐵廠于2010年11月達成拆遷補償協議,后貴州省遵義市人民政府(以下簡稱遵義市政府)所屬項目部于2012年重新與巾英鐵廠簽訂了《拆遷安置補充協議》,并約定播州區政府與巾英鐵廠達成的原拆遷補償協議不再執行,遵義市政府應在紅花崗區五號還房安置1425.06平米職工住房給巾英鐵廠。但由于多方面的因素,遵義市政府一直未交付房屋給巾英鐵廠。巾英鐵廠遂向貴州省遵義市中級人民法院(以下簡稱遵義中院)提起行政訴訟,請求判令遵義市政府支付逾期交房給其造成的損失。

      出庭應訴情況

      本案爭議時間跨度長,且涉及職工合法權益保障,爭議化解的難度較大。遵義市政府在庭審前提交答辯意見,主張遵義市政府因未直接參與征收具體工作而不是適格被告,同時原告的訴訟請求超出協議范圍,沒有法律依據等,請求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在庭審過程中,遵義市政府出庭負責人在充分聽取原告的陳述及人民法院的意見后,認可遵義市政府是適格被告。同時,出庭負責人對本案所涉補償問題長時間未得到解決,代表遵義市政府向原告表示歉意,并希望能夠與原告協商,公平、公正地解決本案糾紛。原告表示同意協調,出庭負責人遂當庭提出由遵義市政府牽頭負責、相關部門共同協商,對原告提出的合理損失予以補償的協調意見。雙方當事人經協商,達成和解協議,遵義中院作出行政調解書,本案調解結案。

      典型意義

      行政機關負責人通過切實參與到行政應訴工作,能更全面、準確地掌握行政爭議的根源所在,客觀地認識和發現執法工作中存在的問題。同時,實事求是地承認自身問題,展現解決行政爭議的誠意,可以更好地贏得人民群眾的認可與支持,切實發揮行政機關負責人在實質性化解行政爭議的關鍵作用,以及在依法治國理政方面的示范引領作用?!敦撠熑顺鐾ニ痉ń忉尅返谑粭l第三款規定“行政機關負責人出庭應訴的,應當就實質性解決行政爭議發表意見”。本案中,遵義市政府出庭負責人切實發揮其應有的作用,在庭審中認真聽取行政相對人的意見,勇于承認問題以及表達歉意,并就實質性解決行政爭議發表意見,最終促成歷史遺留的長期糾紛得以妥善、高效化解,充分展現了行政機關負責人出庭應訴的制度優勢。

    責任編輯:劉帆
    无限制大尺度直播app_seerx性欧美_性饥渴的漂亮女邻居BD_张柏芝下面毛又长又黑_香港三级澳门三级人妇_国模晨雨浓密毛大尺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