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mp id="qegom"><menu id="qegom"></menu>
  • <menu id="qegom"></menu>
    <menu id="qegom"></menu>
  • 所在位置: 首頁 > 權威發布 > 指導性案例
    指導案例159號:深圳敦駿科技有限公司訴深圳市吉祥騰達科技有限公司等侵害發明專利權糾紛案
    • 來源:最高人民法院
    • 發布時間:2021-07-30 09:33:12

      指導案例159號

      深圳敦駿科技有限公司

      訴深圳市吉祥騰達科技有限公司等

      侵害發明專利權糾紛案

     ?。ㄗ罡呷嗣穹ㄔ簩徟形瘑T會討論通過  2021年7月23日發布)

      關鍵詞  民事/侵害發明專利權/多主體實施的方法專利/侵權損害賠償計算/舉證責任/專利技術貢獻度

      裁判要點

      1.如果被訴侵權行為人以生產經營為目的,將專利方法的實質內容固化在被訴侵權產品中,該行為或者行為結果對專利權利要求的技術特征被全面覆蓋起到了不可替代的實質性作用,終端用戶在正常使用該被訴侵權產品時就能自然再現該專利方法過程,則應認定被訴侵權行為人實施了該專利方法,侵害了專利權人的權利。

      2.專利權人主張以侵權獲利計算損害賠償數額且對侵權規模事實已經完成初步舉證,被訴侵權人無正當理由拒不提供有關侵權規模事實的相應證據材料,導致用于計算侵權獲利的基礎事實無法確定的,對被訴侵權人提出的應考慮涉案專利對其侵權獲利的貢獻度的抗辯,人民法院可以不予支持。

      相關法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專利法》(2020年修正)第1條、第11條第1款、第64條第1款(本案適用的是2008年修正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專利法》第1條、第11條第1款、第59條第1款)

      基本案情

      原告深圳敦駿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敦駿公司)訴稱:深圳市吉祥騰達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騰達公司)未經許可制造、許諾銷售、銷售,濟南歷下弘康電子產品經營部(以下簡稱弘康經營部)、濟南歷下昊威電子產品經營部(以下簡稱昊威經營部)未經許可銷售的多款商用無線路由器(以下簡稱被訴侵權產品)落入其享有的名稱為“一種簡易訪問網絡運營商門戶網站的方法”(專利號為ZL02123502.3,以下簡稱涉案專利)發明專利的專利權保護范圍,請求判令騰達公司、弘康經營部、昊威經營部停止侵權,賠償損失及制止侵權的合理開支共計500萬元。

      被告騰達公司辯稱:1.涉案專利、被訴侵權產品訪問任意網站時實現定向的方式不同,訪問的過程亦不等同,騰達公司沒有侵害敦駿公司的涉案專利權。并且,涉案專利保護的是一種網絡接入認證方法,騰達公司僅是制造了被訴侵權產品,但并未使用涉案專利保護的技術方案,故其制造并銷售被訴侵權產品的行為并不構成專利侵權;2.敦駿公司訴請的賠償數額過高且缺乏事實及法律依據,在賠償額計算中應當考慮專利的技術貢獻度、涉案專利技術存在替代方案等。

      弘康經營部、昊威經營部共同辯稱:其所銷售的被訴侵權產品是從代理商處合法進貨的,其不是被訴侵權產品的生產者,不應承擔責任。

      法院經審理查明:敦駿公司明確以涉案專利的權利要求1和2為依據主張權利,其內容為:1.一種簡易訪問網絡運營商門戶網站的方法,其特征在于包括以下處理步驟:A.接入服務器底層硬件對門戶業務用戶設備未通過認證前的第一個上行HTTP報文,直接提交給“虛擬Web服務器”,該“虛擬Web服務器”功能由接入服務器高層軟件的“虛擬Web服務器”模塊實現;B.由該“虛擬Web服務器”虛擬成用戶要訪問的網站與門戶業務用戶設備建立TCP連接,“虛擬Web服務器”向接入服務器底層硬件返回含有重定向信息的報文,再由接入服務器底層硬件按正常的轉發流程向門戶業務用戶設備發一個重定向到真正門戶網站Portal_Server的報文;C.收到重定向報文后的門戶業務用戶設備的瀏覽器自動發起對真正門戶網站Portal_Server的訪問。2.根據權利要求1所述的一種簡易訪問網絡運營商門戶網站的方法,其特征在于:所述的步驟A,由門戶業務用戶在瀏覽器上輸入任何正確的域名、IP地址或任何的數字,形成上行IP報文;所述的步驟B,由“虛擬Web服務器”虛擬成該IP報文的IP地址的網站。

      敦駿公司通過公證購買方式從弘康經營部、昊威經營部購得“Tenda路由器W15E”“Tenda路由器W20E增強型”各一個,并在公證人員的監督下對“Tenda路由器W15E”訪問網絡運營商門戶網站的過程進行了技術演示,演示結果表明使用“Tenda路由器W15E”過程中具有與涉案專利權利要求1和2相對應的方法步驟。

      被訴侵權產品在京東商城官方旗艦店、“天貓”網站騰達旗艦店均有銷售,且銷量巨大。京東商城官方旗艦店網頁顯示有“騰達(Tenda)W15E”路由器的圖片、京東價199元、累計評價1萬+,“騰達(Tenda)W20E”路由器、京東價399元、累計評價1萬+,“騰達(Tenda)G1”路由器、京東價359元、累計評價1萬+等信息?!疤熵垺本W站騰達旗艦店網頁顯示有“騰達(Tenda)W15E”路由器的圖片、促銷價179元、月銷量433、累計評價4342、安裝說明、技術支持等信息。

      2018年12月13日,一審法院依法作出通知書,主要內容為:限令騰達公司10日內向一審法院提交自2015年7月2日以來,關于涉案“路由器”產品生產、銷售情況的完整資料和完整的財務賬簿。逾期不提交,將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但至二審判決作出時,騰達公司并未提交相關證據。

      裁判結果

      山東省濟南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19年5月6日作出(2018)魯01民初1481號民事判決:一、騰達公司立即停止制造、許諾銷售、銷售涉案的路由器產品;二、弘康經營部、昊威經營部立即停止銷售涉案的路由器產品;三、騰達公司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賠償敦駿公司經濟損失及合理費用共計500萬元;四、駁回敦駿公司的其他訴訟請求。一審案件受理費46800元,由騰達公司負擔。宣判后,騰達公司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訴。最高人民法院于2019年12月6日作出(2019)最高法知民終147號民事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裁判理由

      最高人民法院認為:本案焦點問題包括三個方面:

      一、關于被訴侵權產品使用過程是否落入涉案專利權利要求的保護范圍

      首先,涉案專利權利要求1中的“第一個上行HTTP報文”不應解釋為用戶設備與其要訪問的實際網站建立TCP“三次握手”連接過程中的第一個報文,而應當解釋為未通過認證的用戶設備向接入服務器發送的第一個上行HTTP報文。其次,根據對被訴侵權產品進行的公證測試結果,被訴侵權產品的強制Portal過程與涉案專利權利要求1和2所限定步驟方法相同,三款被訴侵權產品在“Web認證開啟”模式下的使用過程,全部落入涉案專利權利要求1和2的保護范圍。

      二、關于騰達公司的被訴侵權行為是否構成侵權

      針對網絡通信領域方法的專利侵權判定,應當充分考慮該領域的特點,充分尊重該領域的創新與發展規律,以確保專利權人的合法權利得到實質性保護,實現該行業的可持續創新和公平競爭。如果被訴侵權行為人以生產經營為目的,將專利方法的實質內容固化在被訴侵權產品中,該行為或者行為結果對專利權利要求的技術特征被全面覆蓋起到了不可替代的實質性作用,也即終端用戶在正常使用該被訴侵權產品時就能自然再現該專利方法過程的,則應認定被訴侵權行為人實施了該專利方法,侵害了專利權人的權利。本案中:1.騰達公司雖未實施涉案專利方法,但其以生產經營為目的制造、許諾銷售、銷售的被訴侵權產品,具備可直接實施專利方法的功能,在終端網絡用戶利用被訴侵權產品完整再現涉案專利方法的過程中,發揮著不可替代的實質性作用。2.騰達公司從制造、許諾銷售、銷售被訴侵權產品的行為中獲得不當利益與涉案專利存在密切關聯。3.因終端網絡用戶利用被訴侵權產品實施涉案專利方法的行為并不構成法律意義上的侵權行為,專利權人創新投入無法從直接實施專利方法的終端網絡用戶處獲得應有回報,如專利權人的利益無法得到補償,必將導致研發創新活動難以為繼。另一方面,如前所述,騰達公司卻因涉案專利獲得了原本屬于專利權人的利益,利益分配嚴重失衡,有失公平。綜合以上因素,在本案的情形下,應當認定騰達公司制造、許諾銷售、銷售被訴侵權產品的行為具有侵權性質并應承擔停止侵權、賠償損失的民事責任。

      三、關于一審判決確定的賠償數額是否適當

      專權利人主張以侵權獲利確定賠償額的,侵權規模即為損害賠償計算的基礎事實。專利權人對此項基礎事實承擔初步舉證責任。在專利權人已經完成初步舉證,被訴侵權人無正當理由拒不提供有關侵權規?;A事實的相應證據材料的情況下,對其提出的應考慮涉案專利對其侵權獲利的貢獻率等抗辯理由可不予考慮。具體到本案中:1.敦駿公司主張依照侵權人因侵權獲利計算賠償額,并在一審中提交了騰達公司分別在京東網和天貓網的官方旗艦店銷售被訴侵權產品數量、售價的證據,鑒于該銷售數量和價格均來源于騰達公司自己在正規電商平臺的官方旗艦店,數據較為可信,騰達公司雖指出將累計評價作為銷量存在重復計算和虛報的可能性,但并未提交確切證據,且考慮到敦駿公司就此項事實的舉證能力,應當認定敦駿公司已就侵權規模的基礎事實完成了初步舉證責任。2.敦駿公司在一審中,依據其已提交的侵權規模的初步證據,申請騰達公司提交與被訴侵權產品相關的財務賬簿、資料等,一審法院也根據本案實際情況,依法責令騰達公司提交能夠反映被訴侵權產品生產、銷售情況的完整的財務賬簿資料等證據,但騰達公司并未提交。在一審法院因此適用相關司法解釋對敦駿公司的500萬元高額賠償予以全額支持、且二審中騰達公司就此提出異議的情況下,其仍然未提交相關的財務賬簿等資料。由于本案騰達公司并不存在無法提交其所掌握的與侵權規模有關證據的客觀障礙,故應認定騰達公司并未就侵權規模的基礎事實完成最終舉證責任。3.根據現有證據,有合理理由相信,被訴侵權產品的實際銷售數量遠超敦駿公司所主張的數量。綜上,在侵權事實較為清楚、且已有證據顯示騰達公司實際侵權規模已遠大于敦駿公司所主張賠償的范圍時,騰達公司如對一審法院確定的全額賠償持有異議,應先就敦駿公司計算賠償所依據的基礎事實是否客觀準確進行實質性抗辯,而不能避開侵權規模的基礎事實不談,另行主張專利技術貢獻度等其他抗辯事由,據此對騰達公司二審中關于一審確定賠償額過高的各項抗辯主張均不予理涉。

     ?。ㄉР门袑徟腥藛T:朱理、傅蕾、張曉陽)

    責任編輯:劉帆
    无限制大尺度直播app_seerx性欧美_性饥渴的漂亮女邻居BD_张柏芝下面毛又长又黑_香港三级澳门三级人妇_国模晨雨浓密毛大尺度